一些我经历过的事情,感悟等,可以算作自建的微博。

  • 二分之一 2017年11月6日

    三分之一,四分之一在英文里是one third, one fourth。

    那二分之一呢,是one second? 那不是和一秒混淆了。其实准确的说法应该是one half,或者直接half。

  • 网站当机 2017年11月5日

    前几日网站(11月1日-4日)当机,纠结良久,今日终于修复。

    经过此次事件,决定还是将服务器迁移到离家近的区,主要基于以下两点原因:
    1. 网站备案失效(由于未接电话);
    2. 由于服务器的响应速度较慢,远程ssh相当痛苦,每次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按上键。

  • 银翼杀手名言 2017年10月30日

    我见过你们人类难以置信的事,
    我见过太空飞船在猎户座的边缘被击中,燃起熊熊火光。
    我见过C射线,划过“唐怀瑟之门”那幽暗的宇宙空间。
    然而所有的这些时刻都将消失在时间里,就像……泪水……消失在雨中一样。
    死亡的时刻……到了。
    —《银翼杀手》1982

  • 中外保质期 2017年10月29日

    国内保质期一般都是写生产日期加保质时间,如保质期是6个月,生产日期是2017-Oct-28,那么到2018年四月就过期了。

    而加拿大所有产品都是写过期日期,很少标保质期和生产日期。比如上例中,产品包装上将会显示到期日期2018-March-28。

    这一细节也体现了东西方数学基础教育的差距……

  • 7758521 2017年10月27日

    7758521已经是除身份证号,生日等以外对我最特殊的一个数字了,基本所有的dummy number都是以它为基础的。

  • inspiration-8 2017年10月26日

    如何证明自己已经学会了一门知识呢?当通过这个领域已有的知识而学习的时候。(比如英语,当会用英语来学习英语的时候,就证明掌握英语了。)

  • 何恺明 2017年10月25日

    最近在ICCV 2017大放异彩的何恺明,起先并没什么特别感觉,只是为国人在AI领域的感到骄傲。后来看其简介,发现其早期一篇关于去雾算法的论文,自己在当助教的时候曾经将其翻写为Python版 (链接如下)。突然路人转粉。

    https://github.com/NoahDragon/CodeLab/tree/master/ImageProcessing/HazeRemoval

  • 文本箭头 2017年10月24日

    为什么文本的箭头一定是“->”?其实完全可以是圆箭头“-)”,方箭头“-]”,花箭头“-}”等等。

  • 诛心论 2017年10月13日

    今天听《武志红心理学课》学到了一点,诛心论。

    本意大概是根据揣测的想法,而对他人施加的行动。最典型的就是曹操杀吕伯奢,文字狱等。

    自己以前没有意识到有如此的心理,现在回想起来,其实早已有之。在刚上大学的时候,上初中的表弟来看我,他说了一些我认为非常无礼的话,我便对他大加训斥。当时的论点就是:“思想决定行动”。然而这个心理学课的好处是,不光高度抽象了心理行为,还说明了为什么不可取。因为思想到行动是需要时间,能量,并不是想到既能做到的,再者想法也是会改变的。所以往往持有诛心论的人,也会比较偏执,坚信“思维是一切行动的先导”,也比较自恋,认为自己都是对的。

  • 天然中文加密压缩 2017年10月7日

    文言文是中文的天然压缩算法,甚至还略带加密。

  • 逝去的青春 2017年10月5日

    逝去的青春

    视频在Youtube上

  • 领导少伟人 2017年10月4日

    伟大的人很少是领导,因为百年过后,可能作为历史,会在某些地域很有名,但另一个区域却可能无人知晓。

    比如说出一个古希腊名人,很少有说政治家的,映入脑海的是一众哲学家,阿基米德,普拉图等,甚至使阿基米德死亡的罗马共和国的首脑是谁,也估计鲜有人知。

  • 第一次对儿子发火 2017年10月2日

    今天第一次对儿子发火,是那种自己也很生气的火。感觉是因为自己对他期望过高,而他并没有做错什么,只是不太听话而已,总之是自己的问题。

  • Next Step of AI 2017年9月29日

    The next step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(AI) is artificial wisdom (AW).

  • inspiration 7 2017年9月28日

    Ganyedes宝瓶中的酒,先苦后甜。

  • 国内开源软件无土壤 2017年9月19日

    今天在Slack上看见有人发牢骚,就希望其看开点,这个比赛(AI Challenger)组织的不好,可以不参加,没必要在一个非官方群里发泄。

    也不知道是哪里点到了他的痛点,突然开始和我理论起来。起先他还比较有理有据,痛斥比赛的弊端,我也给他提了不少意见,比如到Kaggle,既不浪费所写的代码,也不用受大赛组织的各种制约。期间我只是希望他理解Slack群只是选手交流群,不是官方的,散播这种负面情绪没有太大意义。他却反而开始进行人身攻击,已经无法交流下去了。所以就踢出群把留言都删掉。

   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国内戾气太重,心平气和的交流都无法完成。同时也体现了为何开源程序无法在国内流行的原因,因为总有这种键盘侠,为了满足自己的任性,到处埋怨。而且这还是技术人员,思维偏感性,缺乏理性。虽然这样的人哪里都有,但这样的人如果是主体人群的话,免费开源的运动将无法展开。

  • Javascript not the future 2017年9月17日

    一直很想学习Javascript编程,倒不是因为现在流行,而是因为其快速的UI搭建,能够很快的将自己的想法用网页展现出来。
    但就目前的趋势来看,未来是UIless,文本语音将是UI,不再需要设计按钮、窗口之类的了。那JavaScript比起Python有何优势呢?

  • 手上的三颗痣 2017年9月16日

    右手上有三颗痣,正好形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。
    小时候一直以此为荣,甚至认为是上天在我出生时给的三个愿望。有时常常对着它们许愿(现在想想挺傻的)。同学看到甚至拿三角尺量,几乎是等边三角形,每个角60°,每每此时大家都是惊叹。能够成为大家的谈资,也让小小的我虚荣一把。
    后来不知何时,有一颗痣开始渐渐消退,随后消失不见。大学时,另一颗痣也消失了。当时认为是我许的两个愿望得到了满足,所以才消失了,虽然连许的什么愿都不知道……
    现在就只有一颗痣在手上了。

  • 我和我儿子的生日 2017年9月15日

    我的生日和我母亲是阳历同一天,而我儿子的生日和我妻子是阴历同一天(阳历相差一天)。

  • Deep Learning的成功 2017年9月14日

    Deep Learning的成功不单单是因为算法的先进,并且其结构适合多核处理器。总之成功是整个行业的成功,而非单点突破。

  • Slack正确打开方式 2017年9月13日

    Slack(或者类似产品)不单单是个聊天室的功能,还可以作为工作栈,会议记录等功能。因为所有的信息全存储在云端,新用户加入也可以从第一条信息看起。微信由于没有这样的功能,造成新入群的用户跟本不知道大家在聊什么。

  • 关于程序员情感 2017年9月11日

    @StephanieYR:

    不太相信感情中哪有什么操控骗不骗啊,谁没有人财两空的时候,何况现在结婚之后给老婆买房买车上交财政的男士不在少数吧…总不能感情中不占上风分开了,就说别人骗你吧…
    于是就一直不理解怎么会有谁逼你你就去死这种事…
    但是忽然想通了,死者大概和我的思路差不多,我们这种人不会觉得我弱我有理,我懦弱不善交际情商低吸引不到女朋友,这些都是我的错,所以费劲一切美女硕士/那个和在一起过的人离开我了,也都是我造成的…这个事情解决路径还是在我身上有问题,我们会觉得这就是自己的错,于是才会自杀…那些叫嚣着杀了别人报仇的,这么看你们很健康嘛…

    这个分析的在理,感觉程序员普遍有这种自责的心理。可能能国内的教育有关吧,什么问题都要找自身原因,少找外在因素。

  • Product name from i to we 2017年9月8日

    产品名从i(iphone,ipod)到we(wechat,wephone),体现从个体到群体的转变。

  • 第一个网名 2017年9月7日

    第一个网名叫:兰兆。古时用于表述生男孩的梦(当时专门查了古汉语字典的),自译为梦中的男子……
    第一个游戏网名叫:吉腾昊天。当时是玩《金庸群侠传》网游时起的,比较喜欢日系风格,所以就自创了一个像日本人姓名的网名。

    其后用到的网名有:琼蕊耹,琼蕊耹曌,月夜听涛,琼梧,天地仁一……

  • fun-3 2017年9月2日

    “老婆,我买了星际一重构版。”
    “啥?”
    “星际一重构版!”
    “星期一重构啥?!”

    这还怎么聊天……